中新网上海9月1日电 (陈静 王广兆 秦晓健)记者1日获悉,基于中国人群的前列腺癌多学科综合诊治指南《CSCO前列腺癌诊疗指南》(下称:指南)正式发布。该指南由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前列腺癌专委会主委、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叶定伟教授牵头、汇聚全中国数十家知名泌尿肿瘤诊治中心80余位专家共同编写。

指南编写组组长叶定伟教授1日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以中国人群研究数据为基础“量身定制”的治疗方案面世,意味着符合国人生理特征的前列腺癌多学科、规范化综合治疗将“有章可依”。

叶定伟团队还基于大规模人群队列,建立风险模型,准确预测前列腺癌高危患者,避免了普遍筛查带来的过度诊疗。(完)

据悉,在叶定伟教授的带领下,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泌尿肿瘤多学科团队建立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前列腺癌高危人群筛查体系,并向全国推广。复旦肿瘤医院牵手11家长三角区域医疗机构,初步实现数千例前列腺癌高危人群的示范筛查。

这位专家指出,临床研究证实,国人前列腺癌与欧美国家人群在肿瘤分型、遗传易感性等方面存在不同。由此,前列腺癌的诊疗在东西方人群中的规范疗法?理应有做不同。叶定伟直言,国内前列腺癌区域诊治水平极不平衡,目前通行的前列腺癌治疗指南,绝大多数引用数据源于西方国家的研究成果。

叶定伟教授告诉记者,在中国,前列腺癌发病特征与欧美国家不同,且呈现出区域不平衡态势。据了解,近年来,在中国前列腺癌的发病率不断攀升,多数前列腺癌患者在初诊时已是晚期,死亡率较高。叶定伟表示,这与欧美国家早发现率高、死亡率低的发病特征形成对比差异。

抛出“改名”议题的是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集人林为洲。据台湾《中国时报》11日报道,他10日在脸书发文称,党名有“中国”二字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是易被扣帽子、被扭曲及遭污名化,好处则是可具有和对岸产生联结、开启对话的可能性;而国民党认定的“中国”当然是指“中华民国”,不过很容易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混淆,“因此可思考是否去掉‘中国国民党’的‘中国’两字”。林为洲还称,他抛出该议题没有既定立场,而是开放讨论,“国民党也没什么好忌讳的,能重回执政才最重要”。

据悉,基于中国人群数据的前列腺癌诊疗指南指南在结合国际前沿前列腺癌诊治指南共识的基础上,广泛引用基于中国人群前列腺癌的研究成果,涉及学科覆盖了泌尿外科、放射诊断科等,为国人提供了精准规范的前列腺癌多学科治疗“样板”方案。

此事迅速在国民党内引发争论。党主席江启臣11日称,“改名”不是现阶段党内改革的重点,当前党内应该关心的是民生议题,如含瘦肉精美猪进口及地方上缺水等。国民党发声明称,此议题江启臣当选党主席时就已强调,中国国民党不是表面名称的问题,个性不改于事无补。有“立委”认为,国民党党名有其历史渊源、背景和联结,要改名必须让党员与全体民众接受,此动作深具政治意涵,事关重大。还有人称,国民党党名“去中国化”在党内是“非主流中的非主流、少数中的少数”,林为洲抛出话题后很难掀起波涛,只会让他个人受伤,其实没有必要。《联合报》11日注意到,网络留言几乎一边倒地质疑林为洲。有民众质问,要国民党去“中国”,跟绿营主张华航、中钢“正名”有什么不同?有蓝营支持者称,“不然你们自己去创一个台湾什么党好了”。

资深媒体人韦安称,2016年蓝营大败,国民党“草鞋盟”提议要党名“去中国”,结果没改成,而2018年蓝营大赢15个县市长和19个议长。他忍不住直言,“笨蛋,名字不重要,脑子才重要”。香港中评社11日称,国民党过去只要败选,就一定有人把原因归咎于党名“不符合时代潮流”,要求改名,相关的争论从未停过。而党的核心层此时刻意抛出“改名”问题本身并不单纯,反映一些人对国民党没有信心以及自我否定的心理,也是一种危险的信号。文章说,国民党的问题不在名称上,而在于路线、论述上的迷失;改名不但改不了运,还会把自己的特质改掉,变得面目全非,甚至再次引发分裂。《联合报》11日称,从2004年“大选”失利、2015年“换柱”、2016年“大选”再度失利以及2020年败选,国民党“去中国”改名的议题定期上演至少超过16年,2015年为了“换柱”,甚至连“台湾国民党”的组党申请都送进“内政部”。但败选的原因从来不是党名,而是执政,选后能否再起的关键也始终是改革、民意,不是改名。文章认为,有人选在“双十节”当天抛出“改名”,动机可疑。过去事实证明,改革并不能靠改名,改名更不是争取社会认同、重返执政的保证,反倒凸显国民党内深层的路线、世代之争与矛盾,“一旦全面引爆,就是党再一次的分裂,除了亲痛仇快,没有任何实质意义”。